南财快评:加息与否 美联储内部出现分歧
发布日期:2023-11-16 18:56    点击次数:199

  当地时间8月16日公布的美联储7月议息会议纪要显示,大部分美联储官员支持在这次会议上继续加息,但部分与会人员开始担心“过度加息”的风险。美联储内部就是否继续加息出现明显分歧,这种分歧至少来源于三个方面:对经济前景的犹疑、对通胀上行风险的担忧以及对货币政策时滞效应的不确定性。

  美国经济表现出超预期韧性,但下行压力依然较大。2022年6月,美国CPI同比增速上升至9.1%,失业率低至3.6%。根据历史经验,美联储很难在失业率不明显提升的情况下,有效降低通胀率,即经济“硬着陆”风险非常高。然而,2023年7月,美国CPI同比增速下降至3.2%,失业率仍然低至3.5%,美国经济“软着陆”的空间有所打开。与此同时,2023年二季度,美国GDP环比折年率上行至2.4%。根据亚特兰大GDPnow模型的预测,三季度美国GDP环比折年率可能高达5.8%,美国经济表现可能超预期。然而,高通胀迫使联邦基金利率不得不维持在“足够限制性”水平,尤其是考虑到货币政策的累积紧缩可能导致经济比预期更严重放缓,以及银行信贷条件收紧的影响可能比预期的更大,这使得美国经济增长大幅放缓甚至衰退的风险不能被排除。

  核心通胀具有较强粘性,通胀上行风险依然存在。尽管2023年7月,美国CPI同比增速下降至3.2%,但核心CPI同比增速仍然高达4.7%,远高于美联储的政策目标。一方面,劳动力市场持续紧张,导致工资增速居高不下,对核心通胀形成了有力支撑。另一方面,整体通胀仍然存在上行风险,包括供应链改善和商品价格下行等趋势没有持续,总需求尚未能放缓到足以随着时间的推移恢复价格稳定的程度,这可能导致通胀更持续上升或通胀预期脱锚。

  货币政策存在时滞效应,校准可能失当。研究表明,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传导至实体经济通常需要12-24个月的时间。美联储自2022年3月开始加息,加息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才开始显现。如果考虑到实际利率自2023年5月才转为正数,加息对实体经济的抑制作用尚有一段时间。然而,由于美国经济前景和通胀走势存在很大不确定性,这使得货币政策可能校准失当。如果加息不足,可能导致通胀失控,且未来再次治理通胀的难度和成本都会大幅上升;如果加息过度,则可能引发不必要的经济衰退。

  7月议息会议纪要显示,美联储并未对未来的货币政策路径提供充分的前瞻性指引。接下来美联储是否会进一步加息,取决于未来公布的经济数据及其对经济前景影响的评估。这些数据通常包括劳动力市场紧张程度、通胀压力、通胀预期以及金融风险等。目前美联储最为关心的数据是核心通胀的下行速度,但拒绝提供具体的标准。这意味着未来美联储货币政策更具有不确定性,且可能会对市场产生扰动,而美联储内部的分歧则会放大这种扰动。